当前位置: 首页>>服务三农>>正文
一块钱水费(扶贫日记)
2016-11-28 21:01   审核人:

    昨晚在老曹家住,躺在火炕上,觉得很暖和。与老曹聊着天,不知什么时候就进入了梦乡。睡梦中,听到老曹的老伴在院里扯着嗓子问老曹:“老管起来了吗?”我一翻身,迅速穿衣叠被卷褥。妈呀,已经七点了,还准备去走访几户贫困户呢!

  走访了几户后,又去66岁的曹光旺家,他老伴说光旺不在家,驮水去了。村里早有了自来水,估计是停电了。又去了明奎家,站在路上向路基下的他家院子呼喊,没有回音。随行的村委会主任说,那是人不在家,我们去水窖找他们吧。

  爬上一道土坎,远远就看到曹光旺牵着自己的骡子驮着水桶。他腰椎间盘突出、股骨头坏死,医生让换关节。远远看到,王有太老两口与曹明奎手中的麻绳上下翻动,从水窖中吊水、倒水……“是停电了吧?”我走上前与他们聊天。“有电,但不给抽水了!”“为啥不给抽水?”没等村委会主任开口,几个老人七嘴八舌地说开了。有人说,我们当时选他当村委会主任就是为了能挪院子里的电线杆子,也为了不掏水费。现在可好,电线杆子没有挪,收起水费来了!“收多少钱的水费?”“一个月一户一块钱!”有村民说。“我们也不是掏不起一块钱水费,主要是以前就没有收过水费;再说有的放羊户几百只羊吃水,也同样是掏一块钱,这样不公平!”我扭头看到村委会主任脸憋得通红,欲言又止。为了维护村委会主任的威信,我帮忙打圆场。“你们几个老人谁掏不起,我给你们掏。天冷了,都七老八十的人了,这样弄水,跌伤了碰伤了,一块钱能看得起病吗?”许多人不言语了。有个村民仍然激动地要讲理,要公平,一副宁要挑水吃,也不缴费的架子。为了想办法,也为了拉近感情,我帮他们从水窖中吊起了水,边吊水,边聊天。

  九点半要与村委会主任赶赴乡里开会,有近一小时的路程呢。我向村民道别:你们回家吧,我和村委会主任商量尽快解决水的问题。

  一路上,村委会主任向我详细诉说了这件事情的原委。也是有苦难言啊。  

   在乡里一整天开会。会毕,我问村委会主任,水抽了吗?送了吗?他说,已经送上水了,以后再别提这事了,有点儿丢人!挪电杆的事情也与村民解释了。

   一块钱水费虽不多,但处理不好,就会闹出许多不愉快,产生矛盾,也许还会因提水挑水伤着老人。真感觉村民利益无小事啊!

  后天,村里要召开贫困户核查整改工作村民代表会了,能顺利召开吗?脱贫户和保留户怎么划分呢?群众会满意吗? 有“ 刺头”和难缠户吗?……(据忻州日报 市收费局驻静乐县中庄乡史家岭村第一书记 管武平)  

关闭窗口
相关文章
尚无内容。
频道热点
尚无内容。
热门图片
主办:静乐县新闻办公室   新闻热线:15535086099
邮箱:sxjlsx@126.com   版权所有:静乐新闻网
晋ICP备 16006609号
技术支持:忻州日报新媒体中心